您的位置>> >> 正文内容
十月风语(节选)
张筱
2016年11月18日 12:00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太阳初升,光,斜射过来,照透红叶,如火,点燃不一样的心情……《诗经演》、《诗经现场》,昨夜翻阅的两本书:沐浴在穿窗而入的光缕中,如披了一层纱,又若镀上一层金,安安静静地沙发上默不作言。天渐渐凉沁,此时的心情却不知为何,一如火热。

  安静在安静的文字中,是一直以来的嗜好,这个秋天更不例外。当目光再次从堆积成排的书脊上扫过时,心中又浮上异样的感动,仅是那些书名,就足以令人咀嚼且回味无穷了。

  也许是昨晚的月亮更白更薄的另样,也许是凌晨五点无意看到许久未曾遇见的满天星斗的璀璨,也许是早晨与妻子为别人还是为自已活的一席戏谑性的争论……许多个也许,许多种可能,许多的不确定。唯一确切的是,今天感到从未有过的神经气爽。

  下山路上,我注意到每一个身影,不同衣饰,许多相熟的面孔;注意到了草木的每一个细节,每一阶台阶上尘埃与脚印。往日忽略和忽视的许多细节,让我眼里的这个早晨更加真实,生活的真实,反衬着我生命的真实。活着,有时无需考问与探究活着的意义,不问成功与失败,世界会变得更真实可爱。

  才过老道口,一股躁动的热浪就习卷过来。城南立交桥下半部已经通车,一条路沿着南山,往前是一座知名的院校,再往前穿过五泉山,就直通城东与最大的一座立交桥通汇;另一条通向城西,只是在此处暂时画了一个停顿号;还有一条从铁道下面穿过,直插城的心脏。每次从这而经过时,我都会看到若大肠一样盘曲着的立交桥,它们给城市输送着什么?又从城市输出了些什么?

  与战争年代不同,和平年代,平和的城市,来来往人们,又在为什么纷争,又有多少人,真正活得不迫从容?每天都有两个时段,我要汇入大街小巷的人流,但是,我真的不懂城。

  我正行走在这座不懂的城市,这就是我当下生活。

  (昏黄,阴暗,神秘。这些与光天化日无缘。没有谁的生活,天天充满阳光。希望永在,可谁能为人们拨云拔翳,寻找那条灵魂的路径?

  阴冷,黑暗,腥风血雨与邪恶相通。邪恶并非都是如此,还有金碧辉煌本身的邪恶及在它掩隐下的邪恶,昭然着。邪恶,并非一定要以固型、气味、色彩来表现,它是一种无所不在,只能感知无法看到的存在,来自于不可名的宇宙,也来自于人类灵魂的发散。

  邪恶与神秘,是孪生兄弟/姐妹,还是孪生兄妹呢?

  生活不是插花,可以为你的心意造型;生命也不是插花,那样岂不更易枯萎。我们想要的,往往也是别人想要的;我们不想要的,也许别人并非不想要。)

  无法忽视的,是秋意,它无处不在,无处不让人察觉。在半坡居中,室外,远山,小巷中沙枣树下厚厚落叶上。在梦中,我的诗和文字中;也在一杯金骏眉或一杯浓郁绻缱的咖啡中。

  秋意无处不在,它摸不着,但它却紧紧地包裹着我,随我身影的游移而游移。它既不热烈,也不是凋谢;既不是忧郁,也不是疯狂。它是季节的表演、日子的合鸣、光阴的独唱,在每一个人的视野散步,在每一个人的眼波顾盼里,在每一个人情爱交集的心里。

  10月,秋意更浓。10月,如同人生的某个阶段,是一个让人莫名兴奋又莫名失落的的月份。

  椿树枝上,新落叶柄处,留下马蹄状的印痕,还新鲜着。

  五叶地丁藤架,凋零的已蜷曲如季节的抽搐,没有凋谢的,还在枝头艳红着。

  流云舒卷的天空,不见了燕子滑翔的身影。

  雨后,地上汪着的水渍,也久久不干。

  秋是凉的,却不是悲的。

  秋是凄清的,却也是明艳的。

  一片落叶,只是秋天的一片叶子,也许它裹着一丝秋意,但它不是世界的全部。植物,向着秋天唱起的挽歌,也柔曼,也飘泊,也慷慨。

  秋意,幽幽明明,浓浓淡淡,清清稠稠,隐隐约约。

  秋意,欢欢忧忧,凉凉热热,马马虎虎,起起落落。

  从楼顶望过去,目光顺着邻居屋顶上的瓦沟滑下,就看见对面花圃里的花,那株白色的秋菊,似乎日瘦一日地单薄起来。稍远处的巷口,也失脱往日的热切。街边的棋摊,从树荫下挪到了太阳下,不知何时起,人们开始不讨厌阳光的刺激了。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仅仅是因为,昨夜的一场秋雨吗?

  窗台上,早些时圆如珍珠红艳如玛瑙的彩椒瘪了,从春天一直开到秋天的海棠不再欣然,君子兰的叶子是更凝重得绿得如墨地绿。一件毛衫,已不足抵御室外的寒气。不厌倦脑门前后的长发,它的散乱,与这个季节是多么地合拍,恬意。

  或许,比城高了许多,游走于闹市中时,秋意没有这么浓。

  或许,是日日穿行于空旷的城乡带,目睹着山坡上草枯叶黄,植物们给我的心跳与吐息,分外敏感。

  或许,秋意本身,就是一个十二分丰饶的词义,只让人们感知、认同,却又难于言明。

  秋色是美的,秋景是美的,秋月是美的。

  秋叶是黄的,红的,褐的,也是美的。

  秋风是凉的,重的,快的,是清肃的。

  秋雨是凉的,冷的,慢的,是凄切的。

  秋,可以纳入镜头,也可以收于画布,但都没有收藏于胸的灵动跃然。

  秋,可以描写,可以抒情,可以歌唱,但都不能浓缩成一番秋意郁郁。

  秋意,是秋的灵魂吗?

  秋意,是秋的爱恋吧。

  秋意,是心意,是我们万千妖娆,浓浓淡淡的情意,是与这个世界对话于秋的回音壁。

  围炉夜话的日子不远了,在雨后初晴的这个黄昏,我独对着秋意,钟情于无处不在的秋意,让心慢慢沉醉。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张 筱】

  独立写作者,上世纪六十年代生 。

  本名张志明,网名九米斋主,号半破居士,二十多年来进行散文、散文诗、诗歌、小说、评论多种写作,出版自选集6种。

【编辑: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