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政外事>新闻内容
湖南革除“酒疯”陋习 催生文明新风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2日 21:07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作者: 2018年02月12日 21:07

  1月26日,在湖南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常德代表团审议时,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认真听取省人大代表、澧县码头铺镇刻木山村党总支书记廖双全发言后,再次关注起乡亲们的“烦恼事”。

  杜家毫之所以专门问及此事,是因在常德调研时曾看过的澧州大鼓——《整酒也烦恼》节目。节目讲述的是一村民修建厕所后以“三改重点工程”落成的名义整酒,讽刺了农村泛滥的整酒风。而有关部门调研发现,有些地方的农民一年到头有整不完的酒、还不完的人情,成为最烦心的事。

  “‘整酒的烦恼’看似群众身边小事情,折射的却是社会风气大民生。”杜家毫要求,全省各级要大力推动移风易俗,不让农民朋友因整酒而烦恼。

  农村整酒风给农民带来沉重负担,公务接待中一度盛行的“酒风”不仅导致奢侈浪费,甚至导致严重后果。党风政风与社风民风相互影响,欲解决农民整酒的烦恼,必先整治公务接待“酒风”。近年来,在严格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过程中,湖南省出台了更严的公务接待“禁酒令”,即不分午餐晚餐一律禁酒。公务接待既包括工作日的公务接待,也包括休息时间、法定节假日的公务接待;禁止饮酒,不仅包括用公款购买的酒水,还包括私人自带的酒水。

  湖南千百年来形成的酒文化,遇到“史上最严禁酒令”,会有怎样的碰撞?记者走进湖南基层,一探究竟。

  1 令人痛心的酒桌乱象

  春节即将到来,又到操办喜庆事宜的高峰期。要是在几年前的农村,或许又有人要操心怎么整酒才不跌面子,怎样才能躲开酒席的人情。

  “文明节俭,推进移风易俗……坚决破除相互攀比、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等不良风气,严格控制各类宴请规模和档次,尽量减少宴请对象和范围……”2月10日,湖南省精神文明办、省纠“四风”治陋习专项整治办联合下发一则《文明节俭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倡议书》,为这个春节吹来一股新风。网友纷纷点赞:“少整酒,远离大吃大喝、大操大办,正能量的倡议!”“迎新春,树新风!”

  湖湘大地,酒文化底蕴深厚。部分地区可以不喝“早茶”,却有着一定要喝“晨酒”的旧俗;书店里,常见研究酒文化的书籍……饮酒习俗根深蒂固。曾经,劝酒、斗酒屡见不鲜,个别干部在酒桌上打架斗殴,“酒风”变成“酒疯”,甚至出现因醉酒死伤的极端案例。

  “一瓶高档酒喝掉农民一头牛,一餐接待饭吃掉百姓一栋楼!”提起几年前的酒桌乱象,花垣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龙雨说,公款饮酒成为“舌尖上的巨大浪费”。

  谈起多年前在乡镇工作的经历,一名领导干部吐槽道:“来乡镇视察、调研、检查的,就像走马灯一样。中餐喝了晚餐喝,陪了一拨又一拨,有一天我陪喝了8顿酒,整天都是晕乎乎的,还谈什么工作哦。”

  “那时酒局过多过滥,群众来办事经常找不到人,不骂娘才怪嘞。”某县直机关一名工作了多年的公务人员坦言,最怕的是喝酒,很多精力都花在了酒桌上,真是苦不堪言。

  “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伤了胃。”江华瑶族自治县蔚竹口乡乡长刘明政说,过去一些乡镇干部疲于酒局应酬,喝得打针住院是常事,有的甚至“喝出人命”。

  “凡此种种,虽属极端个案,却让人触目惊心。”湖南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林彰良告诉记者,在省纪委2015年《纠“四风”治陋习工作建议》的调研中,“公款吃喝、过度饮酒造成非正常死亡的恶性案例”居“四风”问题“六大陋习”之首。

  2 最严“禁酒令”除“病灶”

  找准要害,切除“病灶”。

  针对违规公款吃喝、过度饮酒等陋习,湖南省2015年下半年起开展了专项整治。

  2015年8月,湖南省纪委常委会带头禁酒,要求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在工作日全天严禁饮酒。与此同时,省纪委通过强化督促检查、加强教育引导、完善制度机制,强调纠正“四风”不光是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地抓,更要一天一天、一顿一顿地坚持。

  “党员、干部要带头不喝酒、不劝酒,坚决杜绝因喝酒致人死亡等事件再次发生。带头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严禁酒驾、醉驾和酒后滋事。”同年9月30日,湖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下发通知,重申和严明党政机关公务接待有关纪律规定。

  林彰良介绍,此次重申有关纪律规定,是以狠刹“酒风”整肃“酒疯”为切入点,坚决革除公务接待饮酒陋习,巩固和拓展作风建设成果。

  随后,全省各级党政机关积极响应,纷纷出台“最严禁酒令”,凡是公务接待一律不准饮酒。对违反规定的,严肃追究相关领导和人员的责任并通报曝光,形成震慑。

  2016年2月4日,湘潭市下发“最严禁酒令”,除外事接待和招商引资活动外,公务活动早中晚餐都严禁饮酒。还明确规定,严禁饮酒的“酒”,包括含酒精类饮料等。

  对一些嗜酒的永州人来说,酒桌上“宁愿伤身体,不愿伤感情”。由于公务人员饮酒频频出事,“禁酒”成为永州主政者推进作风建设的突破口。

  2017年1月27日,永州市委办、市政府办出台“1号”禁酒文件,严禁公务活动饮酒,并明令禁止私底下酗酒、斗酒、强行劝酒等行为。

  “禁酒的范围、问责的力度,前所未有。”永州市纪委干部丁爱平介绍,“禁酒令”规定,公务活动不能喝酒,晚上也不行;工作日的早、中餐,在家也不能喝酒。

  为提高发现“饮酒”问题的精准度,永州探索使用测酒仪。在某工作日检查中,宁远县棉花坪瑶族乡财政所原所长黎维阳身上酒味浓烈,被测出血液酒精含量极高。他因此而被免职,乡党委书记、纪委书记也被约谈。

  同年7月13日、21日,湖南省高院、省检察院也相继发布了“最严禁酒令”。

  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为保证“禁酒令”落地,湖南各地综合运用交叉检查、督办交办等手段,从严监督执纪问责,对违反“禁酒令”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持续释放越往后越严的强烈信号。

  3 党员干部带头引领社会新风尚

  “春节临近,党员干部要带头践行文明新风,带头引领社会新风尚。”2月2日,益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李永军告诉记者,该市整肃“酒疯”不停步,坚持露头就打。2017年,全市有13人因违反“禁酒令”受到党纪政纪处分,25人受到组织处理。

  “‘禁酒令’执行了好几年,现在很少有人违反了。”花垣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田桂华说,该县工作日中餐不准饮酒,早餐、晚餐、宵夜也不准。规定刚出台时,一些党员干部感到很不适应,但现在已基本习惯了。

  记者调查发现,各地“禁酒令”实施以来,得到了大多数党员干部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也让不少党员干部的家属拍手称快。

  “现在他在外喝酒应酬少了,锻炼时间多,身体好,家庭和睦。”郴州市从事个体经营的王女士高兴地告诉记者,她爱人在市直某单位任副职,前几年不仅回家很晚,而且整天酒气熏天,他们经常为此争吵。

  近年来,湖南各级党员干部喝酒的少了,为群众办实事的多了,群众的笑容也多了。

  “过去有的干部天天泡到‘酒缸’里,现在是天天驻到村里。”龙山县咱果乡连界村脱贫村民刘海说,现在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驻村扶贫队干部,他们非常亲切。

  “禁酒”虽难,但已是大势所趋。在林彰良看来,现在风气比以前好多了,这就是一种进步。

  在狠刹公务接待“酒风”的同时,湖南还重拳惩处党员干部违规整酒敛财行为,整治农村巧立名目整酒收人情的陋习,移风易俗树新风。

  石门县三圣乡山羊冲村村委会主任黎静告诉记者,村里近年来狠刹农村整酒风,聚焦农民“烦恼事”,成立红白喜事理事会,出台相关村规民约,从党员干部开始带头做起,讲文明、树新风。

  目前,在各级党委的引导和规范下,湖南各地农村整酒泛滥之风得以扭转,农村铺张浪费大大减少,农民经济负担大为减轻,农民朋友无不拍手叫好。

  “我结婚只摆8桌,请的都是至亲好友。”岳阳市云溪区路口村村民甘毅说,他是用自行车把新娘子娶回家的。

  成风化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决不能紧一阵松一阵,要严防陋习反弹回潮。当前,湖南各地正持续发力,一锤接着一锤敲,一环接着一环拧,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和韧劲整治“酒风”等陋习。

【编辑:高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