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生活>新闻内容
仅靠颜值不行了!游客消费渐趋理性 网络主播收入缩水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0日 12:18


3月9日,长沙市湘江中路湖南影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网红”女孩在进行网络直播。 记者 童迪 摄

  “明显感觉人数少了,很多老粉丝来的频率低了,打赏消费也收敛了。”长沙直播网红“砒霜”说道。

  2016年,网络直播规模一路高涨,平台数量近300家。

  然而,2017年的直播市场似乎不再那么春风得意了,先是1月前后国家相关部门严查了“无证”及违规直播平台,高达9万个直播间被关闭,超过3万个主播账号被封禁;再到2月,倒闭和亏损等负面字眼缠绕在直播市场中,主播收入遭遇滑铁卢……政策与乱象背后,这预示着被热炒的直播市场将在2017年迎来洗牌重组。

  现状 今年,主播收入遭滑铁卢

  在长沙五一广场1号公馆28楼的一个房间内,堆满了各类服装、鞋、包包、香水,满满的时尚范儿。这里既是一个服装店,也是一个直播室,主播是22岁的美女黎伊伊。

  和很多以颜值取胜的网红一样,黎伊伊拥有典型的瓜子脸,林志玲般的嗓音,姣好的身材。这次的直播内容,伊伊策划的是与粉丝的互动游戏猜谜。短短两个小时,观看的人数达到3万多,收到礼物十多万映票,折合人民币近两万元。接触直播4个多月,黎伊伊已积累20多万名粉丝,奖金收入达40多万元。

  除了兼职网红,黎伊伊不仅经营自有品牌服装店,还是美咖社社长,“我的美咖红人馆团队就有60名网红,之前都在做直播,但现在还在坚持的已经减半。”黎伊伊告诉记者,放弃的基本都是纯颜值网红,“有个纯颜值闺密去年每天直播收入都是上万元,现在顶多上千元。”

  早期进入网红行业的阿力算是资深人士了,去年11月自立门户成立了声波传媒有限公司,目前在长沙开设了5个工作室,签约的主播有130多名,“几乎都是在校大学生,女生占到了九成,收入最高的一个主播每天工作3小时,月收入十多万元,但也有不少只拿到最低2000元的保底工资。”阿力说,与去年相比,主播的平均收入至少下降了50%。去年在长沙光自己知道的直播经纪公司就有20多家,到目前只剩下了2家。

  统计网络主播收入平台的微播易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20日至2月26日,花椒、映客、一直播、美拍4大平台的主播收入TOP50榜中,主播的收入出现了春节以来的首度大幅缩水,相较前一周,缩水比重超过80%,主播收入均大幅锐减,收入最高的主播仅变现21.5万元,相比前一周的121.6万下降了82.3%。

  原因 双实名新规促行业洗牌

  去年7月启动直播业务的湖南影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入行较晚,但发展速度很快,现在规模在本土已是数一数二。公司开设了56个直播间,签约了200多个主播,每天24小时直播。公司总经理助理曾晶介绍,在这些主播背后,策划、运营、培训团队达到了40多人。

  “靠颜值刷粉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如何吸引粉丝、留住粉丝,并转化成消费,对主播及团队的能力考验非常大。”曾晶表示,在这个人人皆主播的时代,很少有主播靠单打独斗成名的案例。越来越同质化的主播模式中,新入行者很难和知名主播正面竞争,而必须靠专业的团队来包装运作,“网红经济在经过两年多的野蛮生长后,已经进入了行业洗牌重组阶段。”

  据统计,去年中国共有300多家直播平台,“美女”和“色情”等荷尔蒙刺激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吸睛”的主要手段。庞大的直播流也给平台内容监管带来挑战。

  去年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提出对用户及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实名认证,施行以来,在YY、花椒、映客、斗鱼等主要网络直播平台中,查处3万多个违规主播账号,关闭直播间将近9万间,删除有害评论弹幕近5000万条。

  在曾晶看来,新政的实施,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小直播平台和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