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内容
2018年工作好找吗?收入能增加吗?这些信号需知道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3日 10:01
光明日报  作者: 2018年01月03日 10:01

  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社会政策要注重解决突出民生问题,积极主动回应群众关切,加强基本公共服务,加强基本民生保障,及时化解社会矛盾。”

  全面小康,民生为先。2018年,你的工作好找吗?养老金有保障吗?收入能增加吗?日前举行的全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议,释放出这些信号——

  看就业 把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摆在突出位置

  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双溪镇付家院村的贫困户杨杰以前一直想外出打工,但是从未出过远门的他一直求职无门。改变杨杰命运的是2017年7月县里举办的一场扶贫招聘会,经过询问与对比,他在招聘会上与江苏南通的一家企业签约,9月份到厂上班。“以前怕上当受骗,又怕企业拖欠工资,这次有政府搭桥,来的都是正规企业,我觉得心里特踏实。”杨杰说。

  保障民生离不开增加就业。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城镇新增就业累计超过6500万人;2017年1至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80万人,提前超额完成1100万人的全年预期目标。

  “2018年就业工作目标已经确定,就是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人社部部长尹蔚民透露。

  据统计,“十三五”期间,我国平均每年需要在城镇新就业的以高校毕业生为主的青年人大约为1500万人,就业压力总量巨大。与此同时,招工难始终与就业难相伴而生。

  “当前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表现为高层次和技能人才缺乏,同时一线员工不好招,大龄低技能劳动者和部分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招聘中的性别歧视、身份歧视现象不容忽视。”中国就业促进会专家陈宇指出。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注重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解决好性别歧视、身份歧视问题。

  “要深入研究加快畅通劳动者社会性流动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完善平等就业制度,解决好性别歧视、身份歧视问题。”尹蔚民指出。他同时明确,2018年要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就要突出重点,精准施策。

  一方面,要进一步完善就业创业政策,推动政策落地见效,特别是要在与宏观政策协同、支持和鼓励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等发展上加大创新力度;另一方面,要把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摆在突出位置,改革就业培训机制,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加大培训投入,建立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全面提升劳动者就业创业能力。

  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生820万人,同比增长25万人。“必须把高校毕业生等青年群体就业摆在就业工作的首位,强化就业促进、创业引领、基层成长,启动实施青年就业启航计划,多渠道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尹蔚民强调。

  看养老 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今年“兑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改革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加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愈发严峻,更充分地实现“老有所养”难度也越来越高。“20世纪90年代,我国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5:1,5个参保人供养1个退休人员,现在已经降到了2.8:1,而且下降还将持续,这对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压力、可持续发展都带来严峻挑战。”尹蔚民提出,为此,2018年我国将迈出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第一步,实行中央调剂制度,均衡不同地区的养老保险负担。至此,推进了20多年的养老金统筹制度改革终于将在今年“兑现”。

  2016年,我国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37991亿元,比上年增长18%,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34004亿元,比上年增长21.8%。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及流动性加剧,养老金的区域不平衡、部分地区收不抵支问题凸显。

  “我国区域发展很不平衡,老龄化程度差异非常大,黑龙江是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付最困难的省份,抚养比是1:3,而广东最高是9:1。”尹蔚民表示,现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每年当期结余约为4000多亿元,累计结余4万多亿元,可以支撑16个月的发放,实行全国统筹就是为了解决省与省间的不平衡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指出,实行养老保障全国统筹,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剂余缺、分散风险,有助于拧紧养老金“安全阀”,增强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还有助于均衡区域间企业和个人负担,降低财政兜底保障的风险,促进更加公平市场竞争环境的形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将成为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的重要突破。“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尤其是养老保障是城乡居民普遍关注的重大事项。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更要尽快推进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迟福林说,养老保险中央调剂金将于今年正式运行,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方案也已经出台,奠定了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的坚实一步。今年应尽快出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稳定各方预期;其次,针对不同区域的实际情况,要下大力气突破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各种痛点、难点。

  迟福林同时强调,社保建设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在逐步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同时,加快包括二、三支柱在内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建设。

  看收入 稳慎推进分配制度改革

  全国22个省份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无疑是2017年值得记录的一笔。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国至少已有上海、陕西、青海等22个省份先后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较2016年的9个地区有了大幅增加。调整后的月最低工资标准最高为上海市2300元。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根据《最低工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可调整一次。2017年中国经济保持稳中向好,企业经营状况改善,再加上2016年多数地区没调整,因此去年上调最低工资的地区有所增加。尽管如此,普通居民对于加快收入分配改革的呼声仍十分强烈。

  收入分配是民生之源,关乎每个人的生活,又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接下来,改革如何深化,如何让广大人民进一步共享发展成果?

  尹蔚民明确表示,必须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完善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健全工资收入分配制度,切实发挥激励导向作用。他强调,要“进一步规范工资收入分配秩序,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实现劳动报酬同步提高,着力形成合理有序的工资收入分配格局。”

  “今年,工资收入分配工作有大量的改革任务需要落实。”尹蔚民说。在企业工资收入分配方面,重点是尽快出台实施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意见,推动建立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增长机制。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继续在中央和省管企业负责人中落实好改革政策,推动地市以下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适应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要求,积极稳妥开展薪酬分配差异化改革试点。完善企业工资分配宏观指导制度,推动建立统一规范的国家省市三级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体系。稳慎把握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频率和幅度,引导形成合理预期。

  在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分配方面,要以完善体现不同职业群体特点的工资收入分配政策为核心,加强制度设计,注重与公务员分类改革和事业单位改革有效衔接、协同推进。建立地区附加津贴制度和完善公务员奖金制度两项改革,涉及广大公务员利益和地区分配关系调整,必须统一思想,精心组织实施。

  “要切实发挥工资收入分配对整个收入分配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通过不断努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持续提升发展的包容性和共享水平。”尹蔚民表示。

【编辑:张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