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内容
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破”与“立”
来源: 作者:史一墨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7日 19:46
 作者:史一墨 2017年10月27日 19:46

  摘要:湖南是一个人文积淀深厚,民间工艺丰富多彩、地域文化绚丽多姿的地区。长期以来,勤劳勇敢的湖湘人民在长期的生活过程中,不断地对美进行着勇敢的探索和不懈的追求,形成了独居匠心的民间工艺技艺和独具特色的民间工艺美术,各种巧夺天工的工艺品,让人们赞许和叹服。传承千年辉煌的湖南湘绣,充满古朴色彩的长沙铜官窑,纹路美观、巧夺天工的桃源石雕,以及匠心独运、做工精细的益阳小郁竹器,跨越千年历史的羊舞岭窑等都是湖湘工艺美术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湘楚文化中一个个小小的细胞体,它们一起构成了湘楚文化民间工艺美术香醇美丽的身形。本文从湖南民间工艺美术的基本特征谈起,以羊舞岭窑为例对当前我国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现状与保护中存在的不足进行了逐一的介绍和阐述,对新形势下,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与开发进行了相应的探索和思考,希望能够对我国民间工艺美术的整体发展做出相应的贡献。

  关键词:民间工艺美术;保护;开发

 

  一、湖南民间工艺美术的基本特征

  1、传统方面

  我国湖湘文化发展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拥有保存较为完整的湖湘民间工艺美术体系。几千年来,湘绣、铜官窑、石雕、竹器、羊舞岭窑等民间工艺伴随湖南社会历史的发展与变迁,不断产生新的变化,在人类的迁徙和与发展中不断进步,与时代产生新的碰撞,呈现出独具一格的民族特色和湖湘色彩。继承传统是湖湘工艺美术的一个重要特征,湖南在继承传统和谱写历史新篇的基础上,造就了极具规模效应和创新特征的湖湘工艺美术。历史的痕迹、传统的积淀、技艺的传承、人类的智慧,不但让湖湘工艺美术成为让无数人赞叹不已的文化宝藏,还使湖湘人们的精神世界变得有滋有味。湖湘工艺美术的历史发展,就像一个还未结局的故事,情结变化莫测、结局扑所迷离,引来无数人的追寻和探求。

  2、地域方面

  地域性特征是我国民间工艺美术的另一个重要特征,艺术产生于生活,在生活中发展,任何艺术的发展都与人类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不同地域的人们,受当地自然环境的影响,会形成不同的生活习性,不同的生活习性,会造就不同的生活艺术。艺术最早脱离于生活,从各种器物和人们的基本生活方式中萌发出具有审美性的艺术品,不同地区会产生不同的民间艺术,形态各异的民间工艺美术形式让我国的美术领域的发展变得绚丽多姿。站在文化背景的立场,湖湘文化饱含湖湘人们的文化情结和民族情绪。

  二、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现状与保护的不足

  1、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现状

  当前我国湖湘工艺美术的发展并不乐观,在继承和保护方面岌岌可危。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对外交流的不断增多,各种新式的文化方式和美学观点不断从外部传来,作为美术体系末梢的工艺美术,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冲击。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很容易因为逐利,而忽略工艺美术技艺和美学方面的发展,地球村概念的快速传播,让人们的民族情结变得薄弱,人们对民族文化的重视程度也在相应的降低,民间工艺美术在文化素养和美学价值方面的发展变得滞后。同时科学技术的进步,一些便捷机械性工具的出现,让传统的民间手工艺逐渐被工业化的制作所替代,一些传统工艺的传承出现断层,民间手工艺的艺术审美价值也有所降低。

  2、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的不足

  湖湘民间工艺美术保护的不足,主要是因为“人”的原因。一方面,是工艺传承人在个人技艺的发展中的付出不足,过于市场化,没有对工艺品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做过多的探索;另一方面,政府和国家对一些湖湘民间工艺美术工作者的重视程度不够,一些优秀的具有较高审美价值的民间工艺美术品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和照料。以羊舞岭窑为例,羊舞岭窑位于湖南益阳,是南宋到明清的一处民间窑址群,具有极强的地域特色,出土有青瓷、清白瓷、黑釉瓷、青花瓷等多种窑瓷残片,有较高的史料价值。羊舞岭窑出土的瓷器,大多造型古拙、纹饰粗率,器具大多是古代人们的生活用具,根植于本土文化,极具民俗特征。近年来,地方政府为了发展旅游经济,打造文化名城,加强了对羊舞岭古窑址的开发与保护,但是还未形成系统的开发措施和行动方案,对羊舞岭古窑址的开发和羊舞岭窑的烧制技艺的保护还处于萌芽状态。

  三、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与开发

  1、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

  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1、引导消费者欣赏民间工艺品。加强对民间工艺美术的宣传,让消费者了解民间工艺品的价值和内涵,提高消费者的审美水平,加强对消费者消费行为和消费观念的引导,从消费层面入手,有意识的提高民间工艺美术品的交易价值,让优秀的工艺品实现应有的货币价值,让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进入良性的发展模式;2、政府与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民间工艺美术的重视力度。在政策和资金方面进行相应的补贴和支持,同时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在法律制度层面进行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让民间工艺美术的保护有法可依。3、加强科学技术创新,利用新的科学技术,来改造民间工艺美术。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保持工艺品的精细程度、审美特征、传统性征的过程中,善于利用新的科学技术和新型设备来提高民间美术工艺品的质量与工艺。4、民间工艺美术工作者要树立主人翁意识,发扬主人翁精神,在艺术创造过程中不断的求新求变,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结合现在时代的发展,进行民间工艺美术的更新改造,艺术的发展是不断向前的,完全回归传统不是良性的发展模式,艺术只能不断的向前发展,不能后退,哪怕先行者在探索的过程中会头破血流,也必须勇往直前,了解传统,继承传统,抛弃传统,是一定要经历的民间工艺美术发展阶段,只有这样才能为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寻求到一条活路。不破不立,只有先行者去破,才能带动整个行业的“立”,让民间工艺美术获得更好的发展。

  2、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开发

  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不是一个单独和简单的工作,它有着自己的特殊性,同时民间美术的保护与开发两者之间也是协调发展的,只有带着开发的目标进行有序的保护,才能让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真正落地,让湖湘工艺美术的发展迎来自己的春天。民间工艺美术在保护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产业化发展,是其进行民间美术开发的必由之路。同时开发的过程中还需要各个领域的人齐心协力。首先,要加强对传统手工艺者的培养,在选择传承人的方面要打破地域和民族的特征,按照传承人的资质,进行择优选拔,让专业的人才做专业的事情。例如在进行羊舞岭窑址的保护中,要对相关的民间工艺美术者进行挖掘,让一些真正有才学的工艺美术者进行这个行当,对羊舞岭窑从制作方式、烧制模式、纹饰样式等各个方面进行良好的继承和发扬,让古窑址在新时期焕发光彩。其次,要提高传统手工艺者的文化层次和文学素养,让传统手工艺人在使用新型科技进行产业化机械化生产时,能够保持创作作品的灵性,不降低其艺术价值,同时不断的推陈出新。再次,关注艺术品市场的现状,湖湘民间工艺美术创作者在进行工艺品创作的同时,要更多的关注工艺品的市场走向,在保持自我风格的同时,按照市场的需求,开发和设计一些消费者喜闻乐见的工艺品,让民间工艺美术从出尘不凡的象牙塔走出来,让更多的了解和欣赏民间工艺美术,协同各方力量让湖湘民间工艺美术获得更为长足的发展。

  结语

  随着商品时代的到来,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也势必会进入新的发展时期,湖湘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先要有走在前面的先行者去尝试探索,先行者在继承传统和抛弃传统的探索中不断创新,才是民间美术发展的正道,勇于破,才能树立新的美术体系,让民间工艺美术的发展进入良性的循环模式。笔者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湖湘民间工艺美术一定会获得新的发展与进步,让我们拭目以待、翘首以盼。

  参考文献

  [1]王然. 浅谈民间工艺美术的“文化生命”[J]. 西部皮革,2017,(10):169.

  [2]吴扬. 论民间工艺美术的传承与发展——以赣南客家工艺美术为例[J]. 大众文艺,2017,(06):92.

  [3]施海滨. 浅谈东北特色民间工艺与高校工艺美术教学的融合[J]. 工业设计,2017,(03):142.

  [4]杨远. 民间传统工艺美术教育和设计艺术学学科建设[J]. 美术教育研究,2017,(01):108-109.

  [5]朱耀璞. 时代与传承——我国民间工艺美术对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推广途径探讨[J]. 现代装饰(理论),2017,(01):139.

  §§

  史一墨简介

  自由艺术家

  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

  泰王国曼谷画院常务副院长

  中南大学国学研究中心理事

  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

  湖南陶瓷工艺大师

  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会员

  益阳羊舞岭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沅湘两水清且浅,林花夹岸滩声激。美术大家史一墨,自小生长于湖湘山野之地,楚风傩韵、九歌离骚造就其艺术根底。他天资聪颖,幼时即提笔作画,凭自学而成大器:落笔如踏空天马,无学院之束缚;泼墨似孤鹤浮云,有妙趣之天成。其描摹水中鸭鹅、草上牛羊、田间乡亲,梦里奇境,皆生气盎然、旷达洒脱;原始、朴拙、酣畅的生命力,充盈画卷,风格可谓独树一帜。

  2003年其作品首发并获大奖,2004年首次举办个人画展,开始以黑马姿态勇闯画坛。多年来,他漂泊游学,借佛禅之筏,明心悟道;观大千世界,融汇中西,故而令自身创作领域不断拓宽,画艺技法日臻成熟。他的作品有率性写意的中国画,有清新旖旎的水彩画,有欢动无限的中国年画,有玄妙现代的抽象画,更有泥与火铸就的陶艺佳构……

  2007年,史一墨被授予广东省十大青年艺术家称号,2008年被评为“全国百名最具收藏价值”的青年艺术家,2011年其名录入选《新中国美术家大典》。

  在北京保利2013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史一墨作于2013年的0082号作品《春山放牧》以人民币230,000成交,早年的0403号作品《大山深处》人民币287,500成交;广东保利2014夏季拍卖会中,其273号作品《母亲》人民币40,250成交,274号作品《得闲图》以人民币149,500落槌。

【编辑:高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