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内容
中国乡村遇上涂鸦:文化碰撞带来经济发展的无限可能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白祖偕 付敬懿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30日 22:14


罗文村村口涂鸦 付敬懿 摄

  中新网益阳4月30日电 题:中国乡村遇上涂鸦:文化碰撞带来经济发展的无限可能

  作者 白祖偕 付敬懿

  “农村娃们自家建房别在外墙贴瓷砖了,那样与环境一点都不协调,像这样绘图才有气质!”当色彩斑斓的个性涂鸦空降中国湖南的小村庄时,网友“幸福的失眠”不禁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感慨。

  吹长笛的红衣少女、魔幻世界的卡通人物、栩栩如生的大金龙、畅游大海的蓝色麒麟……一幅幅涂鸦壁画把湖南南县罗文村的民居装点得俏丽而灵动,一到周末游客就络绎不绝。今年4月初国际涂鸦艺术文化节期间,这里更是吸引了数十万慕名而来的游客。

   罗文村村内民居 付敬懿 摄

  涂鸦文化是标准的“舶来品”。但罗文村将这个“舶来品”与有点“土”的农村房屋相结合,中西方文化产生的“化学反应”一下子就让其成为了当朝“网红”。

  美丽乡村遇上个性涂鸦

  位于南县洞庭湖生态经济创新示范区的罗文村,坐落在藕池河东支河畔,自然风光旖旎,更兼有“万亩油菜花海”的壮美景色。作为湖南首个涂鸦村,130余栋民居的外墙上布满了各式涂鸦。

   涂鸦大师现场创作 胡建根 摄

  刚入村口,两栋相对的民居外墙上,两位老爷爷、老奶奶相对的笑脸便映入眼帘,有如两个老门童微笑着迎接每一位进村的游客。房后则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海,相连的每栋民居都有自己独特的“纹身”,墙壁、树木、地面、桥梁等都是涂鸦的载体。

  “平常在城里都觉得稀奇的涂鸦,没想到能把罗文村变成一个充满艺术气息乡村画廊。”来自长沙的游客李晓媛说,在她的记忆中,涂鸦开始出现在中国大城市的时候,曾令城市管理者深感头疼。因为很难艺术化,一直被管理者严加防范,想不到在乡村却产生了这样好的效应。

  涂鸦艺术,英文叫作Graffiti,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是一种诞生于墙面的公共环境下的现场艺术创作,充满创意同时也包含个性与叛逆,曾经被称为城市“污染”饱受争议,而后通过不断融合接纳各种艺术形式,向多元化发展。

 

资料图,油菜花海与涂鸦 胡建根 摄

  涂鸦能够非常“偶然”地在罗文村生根,完全出自一群年轻人的无中生有。2015年6月,南县成立洞庭湖生态经济创新示范区,10多位充满朝气的年青人根据南县的特点,提出了在罗文村民居墙面创作涂鸦的大胆设想,随后罗文村的创意涂鸦便爆红网络。

  “最开始,没有人愿意别人在自家墙上乱画。”68岁的罗文村村民曾宪峰在村头开了一家超市,他说,当时那些创作涂鸦的年轻人跟村民交流了不少时间,很多人都不同意,只有很少的村民同意让他们作画。后来看到他们画得不错,那些当初不同意的人转变了想法。

  近两年来,罗文村美丽的油菜花和四季花海,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赏,而民居上的壁画涂鸦更让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渐渐地,大家为了涂鸦而来。甚至,阿里巴巴集团拍G20宣传片也到罗文村来取景。

  海归学子妙笔点亮家乡

  涂鸦文化是罗文村独特的艺术语言。今年4月初,来自中国、法国、意大利、丹麦等8个国家的34位涂鸦大师在此停留10余日,把对中国及湖湘文化的理解转换为独特的艺术语言,永久地留在罗文村。而这一次,也是出自热爱家乡的年轻人的手笔。

  出生于1988年的高砺宇是湖南南县人,之前留学伦敦专攻视觉艺术。于2007年开始街头涂鸦艺术创作的他,随后便创建了自己的涂鸦团队。在他的发起下,34位涂鸦大师在罗文村的民居上肆意创作,将全村的涂鸦民居由60多栋增加到130栋。

  “我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中国,没想到涂鸦艺术在中国发展得如此多彩,让我们看到了这片土地对文化的包容性和开放性。”来自法国的涂鸦大师本杰明说,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中国美丽的村庄里碰撞灵感、挥洒创意,让“我们记忆里永久留存的不仅是中国美丽的风光,更有中国开阔包容的伟大文化。”

  随处可见的斑斓图画,宽阔的乡村花海田野,与独特的“罗文涂鸦”相互关照,让来访者心生愉悦与美丽。

  “最开始我并不知道家乡出了一个涂鸦村,后来是有人问起才去看了看。”谈到为何会邀请众多涂鸦大师为家乡创作,高砺宇表示,此前他一直在长沙推广涂鸦艺术,当他发现整个村庄的格局很适合承载大规模的涂鸦艺术作品,便产生了发起一个国际涂鸦艺术节的想法,这与当地政府的想法十分合拍,于是一拍即合。

  在高砺宇的涂鸦团队里,有一个是他的南县同乡彭怡。他们十分珍视这次回报家乡的机会,经常研究如何把对家乡的热爱融进涂鸦作品里。“涂鸦就像一个平台,任何艺术领域的想法,都可以和涂鸦结合,使其变得更有意思。”高砺宇说,涂鸦还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和途径,通过作品来表达作者对艺术的理解和生活的态度。

  “涂鸦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存在,在国外已经有很多成熟的城市案列,所以推广的障碍并不大。但要在中国大面积推广,可能还需要时间。”高砺宇表示,罗文村还将有第二届艺术节,他们在创作载体上会大开脑洞,相信有更多精彩发生。

  文化碰撞使经济发展产生无限可能

  南县,是一个建县仅122年的移民县。清朝同治末年,洞庭湖北部淤积的若干洲渚连片形成了百里沃野,吸引各方移民围堤开荒,世代相息。而始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涂鸦,是城市文明、潮流文化的一种代表。一个建县历史不久,一个诞生时间不长,一个地方和一个文化的碰撞与结合,产生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涂鸦每年吸引好几万人来游玩,村民户均增收8000元以上。”罗文村村主任樊铁强每次谈到涂鸦都喜形于色。过去属于典型农业村的罗文村,尽管粮棉油样样不缺,但村民辛苦一年,户均纯利仅一两千元。

外国涂鸦大师现场创作涂鸦 胡建根 摄

  两年前,南县示范区管委会给罗文村确定了一条大胆的“涂鸦加花海”之路。不仅是涂鸦,村里将一半的土地集中起来,在本已颇有规模的油菜花海基础上,按时令种上郁金香、波斯菊等十多种鲜花,形成无缝对接的“四季花海”。

  “自从村居上有了画,村里就变了样。”罗文村村民周桃英在自家门前摆起小摊,卖水、卖甘蔗。游客的涌入,让村民愈发重视维护村庄生态环境,WIFI、移动支付等现代流行产物成为村庄的必备。“收入增加了。以前十根一捆的甘蔗才卖十块钱,如今一根甘蔗就可卖十块。”周桃英说。

  南县县长黄育文表示,涂鸦之所以能与罗文村结缘,除了强烈的开放意识外,一群年轻、开放、富有活力的青年人功不可没。眼下,南县正在探索发展乡村旅游的新路子,将逐步扩大涂鸦村面积,让游客自己也能参与涂鸦创作。

  “包含个性与叛逆的涂鸦,能在中国传统的乡村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说明这仅是一个开始。”湖南商学院教授何鹄志表示,在社会不断开放、不断融合发展和交叉互动的当下,如涂鸦文化一样的“舶来品”将进入越来越多的领域。不同文化的交融与碰撞,将使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产生无限可能。(完)

【编辑:黄诗立】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