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内容
不断探索湖南的历史魅力
——周秋光著《湖南社会史》读后
靳环宇
2016年09月18日 16:08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唐朝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里有句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此语亦可谓认识和研究社会历史的一个基本法则——通常对一时、一地、一个国家的认识,往往是基于这时、这地、这个国家孕育出了哪位卓绝当世的历史人物。

  世人对于湖南社会的认识和了解也往往建基于此。由古及今,我们都是以人论世。湖南古为楚地,因此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也有“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赞叹,这里的共性就是楚人的特质和能力,有其他区域所不及者。湖南近代更有进者。清季翰林潘祖荫朝奏有语“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一代狷介杨度也说“若道中华国果亡,除是湖南人尽死”,这里不仅道及湖南近代人才的卓越,更突显了湖南区域社会与文化的精神,陈独秀专文赞为“湖南人底精神”,钱基博著书推为“近代湖南学风”,进而又说出了人才不可独立,还源自其所生长的地域、社会及文化的内在精义。民国肇兴之后,湖南续奏前弦,新人辈出,不仅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更善于创造一个新世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歌词就是这一划时代的形象概况。

  从古到今,湖南为什么出了这么多人才,取得了这么大的历史功绩,造成了这么大的历史反响?这就是很多人的“湖南之问”,也是湖南历史文化魅力之所在,吸引着不同时期各个地方的文人墨客不断求索和追寻。

  由人及世,虽是认识社会的一个通则,但是要想更详细、更深入地认识这些人,还要走入这些人所生活的社会的内在构成、运行机理、文化精神和相关特质,二者相互呼应、融合,才熔铸成真正有血有肉的历史,也才能给后人更多的教益和启示。

  国内对于湖南的研究最早以及成果比较突出者,不外是拱卫清朝中兴的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湘军著名人物,推动湖南成为全国戊戌维新样板的谭嗣同、熊希龄等改革派人物,领导辛亥革命数度功成的黄兴、宋教仁、蔡锷等革命派人物,以及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彭德怀、贺龙等缔造新中国的中共高级领导人。稍后以至于目前,又逐渐扩展到屈子学、濂溪学、船山学、毛学以及湘学,更扩大到湖南通史、断代政治史和社会史等更为广阔的面相。国外及港台地区的学者也大致遵循了这一路径,较为突出的,有美籍华人历史学家张灏的谭嗣同的研究(还有与湖南渊源颇深的梁启超研究),有台湾著名学者张朋园的湖南区域现代化研究(张氏对梁启超也有精深研究),更有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英国学者迪克·威尔逊、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潘佐夫等的毛泽东研究,还有较综合性的新著美国学者裴士锋的《湖南人与现代中国》。即使是美国著名战略家基辛格博士在其《论中国》一书中,也多次提及湖南人物及湖南地域的一些特点,湖南人文魅力由此也可见一斑。

  然而,上述这些,要么是单个人的要求,要么是某一学派的研究,要么是某一断代的研究,即使是贯通性的研究,也多是基于一条一线脉络的梳理,全时段、大跨度、综合性的湖南社会史研究则付之阙如,不能不说是一项缺憾。

  近日读到周秋光先生等撰著的《湖南社会史》(湖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洋洋110余万言,时跨古今,容包万象,可谓是了解和认识湖南人文历史的一部百科全书。通读该书,不仅领略到了湖南历史文化的独特魅力,也更增添了湖南地域文化的独特魅力。相信该书的出版,又会推动新一波研究和开掘湖南区域历史文化魅力的新的热潮。

  该书较之以前的研究有以下特点:

  一是浓郁的问题意识。周秋光先生从事文化社会史研究三十多年,久有系统研究湖南区域社会史的夙愿,不仅是补苴学界研究之缺憾,更是立下明确的探究湖南地域独特文化魅力的治史取向。正是他所说的本书的“特色”,“主要是梳理出湖南社会发展各个方面富有典型性、启示性、影响性的特征”,其中包括湖南的地域性和民族性、晚清湘人的湘军情结、湖南冠绝全国的维新与守旧之争、湖南近代引以为傲的人才群体现象等等。集中于这些颇为令人关注的“湖南之问”,一方面是学术研究所崇尚的浓郁问题意识的彰显,另一方面是作者学术研究的强烈现实指向和责任感,“让今天的湖南人对自己的省情有更深刻的认识和了解,为当今湖南社会发展提供理性思索与经验借鉴的素材”。

  二是谨严的编撰架构。社会史由于其包罗万象的特点,因之艰于创作,学者多视为危途。一难于其资料的琐屑或缺漏,无以形成系统;二难于搭建起一个纲举目张、一以贯之切合乎历史内在逻辑的的研究框架,要么杂乱无章,要么失之肤浅,缺乏解释力。该书以乔志强先生的研究经验为基础,博采众长,与时俱进,以社会构成、社会生活、社会控制为三大范畴,根据湖南不同历史时期(古代、晚清、民国)的特点和重心而裁剪、设置章节,既勾勒了湖南不同时期的历史脉络,又突显了湖南区域社会和文化的特点,还渗入了个人治史的心得与体会。

  三是博通的历史信息。社会是人的社会,而社会又包罗万象,那么什么样的信息既能体现社会包罗万象的特点,又能体现社会史的学科内涵,这就必须以人为中心来构建社会的历史,来吸纳和整合包罗万象的历史信息,举凡与人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用的物质层面,具有感情、教化、信仰的精神层面,以及风俗、规则、法律、警政等制度层面,都进入了周著的范围。从信息的种类和数量而言,真可谓之广博,可供读者根据个人喜好去采撷。历史研究的另一重要特点和价值所在就是汇通,周著将湖南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构成、社会功能、社会控制三大谱系融会贯通起来,不仅可清晰了解其变迁因由和趋势,更能体会社会治乱之得失。从这点来看,本书对于当前的香港社会,也具有一定的借鉴和教益。(作者系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深圳培训调研中心教授、博士靳环宇)

【编辑:向文聪】